旗木当家痣痣

是首映以及二刷的自己😭😭😭
哭爆 在地铁站被人问是不是失恋了

豆花花花:

观后感x3,让我带跟他们一起走吧——————【哀嚎】

感觉自从站了cp之后,连刀子都是双倍的
大概每一个盾冬/锤基/幻红/虫铁虫 girl都是心碎的

【虹蓝】浮生物语 十四

晚安 亲爱的风

鹿蜀:

*七侠传以后的故事,长篇,不定期更新,喜欢请关注,ooc慎入


*蓝兔第一人称(注意)


*少侠不是木头,少侠切开是黑的


*都是十七八岁清隽少年,只希望他们好好谈个恋爱


*第一章 如梦令   第二章 定风波 第三章 醉花阴


*第四章 画堂春   第五章 青玉案  第六章 西江月


*第七章 卜算子   第八章 卷珠帘  第九章 声声慢


*第十章 破阵子   十一章 鹧鸪天  十二章 子夜歌


*十三章 扬州慢


 *粉丝点梗传送门


*喜欢请评论


-------------------------------------


本章典故科普:


张敞画眉:指张敞替妻子画眉毛,旧时比喻夫妻感情好,原文见《汉书·张敞传》




--------------------------------------------


浮生物语




十四  步虚令





“紧吗?”




“紧……你松些,我快上不来气了……”



“那这样呢?”



“别……别闹……”





我虽然不大记得我头一回穿束腰的时候是什么光景,但我敢肯定,绝对不是虹猫现在这般——


 


 


这般——令人想入非非。





我惦记着他是头一次穿裙子,怕他被勒着,手揽着他的腰,两指斜过去给他又扯松了一点。





“腰再收一下,吸口气,好点没?”我问。





虹猫如临大敌似的缓缓吐出一口气,拈起那绣工精致的下摆,扯了扯,仿佛差点被三尺白绫勒住脖子似的,道,






“这东西把我弄死算了。”





“你轻些!”





我眼瞅着他手在裙子上扯来扯去,心疼地一把抓着他手,恨铁不成钢道,“你晓不晓得这东西多贵!”




“多贵?”


 




我缓了缓,取了个白玉滚珠的算盘来,右手噼里啪啦一通,打出一副数字搁在虹猫面前,


 




 


“缂丝的料子,不算匠人的工钱,就只挑拣生丝的价钱,也得五两往上走。”


 





虹猫一怔,指尖小心翼翼拈起一片裙摆,透光打量,道,“就这么一个薄片子?”


 


 




我点头称是。


 




 


“你寻这么贵的做什么?我见你平日里那衣裳都是平绢细纱的,也没有这么累赘的裙子。”





我忍不住笑出声,“头一回穿裙子,我怎么敢委屈了您。”





“别别别……”他哭笑不得地摆手,“就这么一次得了,够我记一辈子的了。”






话虽是这么说,虹猫一身女装委实好看。他本来腰就细,束腰一穿愈发显出骨肉匀婷的袅娜之态。长发披散在肩,当空里刚洗过还带着栀子香的发丝蓬松而柔软地乱着,那张原先唇红齿白的脸庞,也被覆上几分雌雄莫辩的心动之感。







我冲那站在镜子跟前晃悠来晃悠去的家伙一招手,道,“过来。”


 




 


他一转身,石榴色银红暗纹的马面裙登时在腰下开成一朵花,腰际的荷包银铃随着叮叮当当地清脆作响。


 


 




“我给你绾一绾头发,你这样子出去没办法见人的。”


 


 




我望着他,说着说着,居然也不由自主地笑起来了。


 




 


毕竟他这幅模样,如何能与昨日那个持剑树下,拈花拂酒的少年相比呢——简直判若两人。


 




 


虹猫依言在铜镜前的绣墩上坐了,我打开妆屉取下自己平时用的螺钿梳,一丝丝梳理他披散的长发。


 




我梳的时候,他清清淡淡的呼吸拂在我手上、腕上,我竟一时心尖软得酥过去,连喉头都轻轻颤抖起来。


 




 


他却不察,仍是坐着乖乖任我摆弄,手里把玩起鬓侧垂下两缕柔软发丝,眼帘低垂,唇角含笑。


 


 




我娴熟利落地给他绾了个垂鬟髻,当中簪上一枝白玉豆蔻的簪子。


 


 


“好了吗?”虹猫问。


 


 


“还没。”


 


 


 “胭脂水粉就免了,眉还是要画的。”


 


 




这是我头一次给虹猫画眉。


 


 




鲜衣烈马的少年,眉形也没那些儿女情长的弯弯绕绕,长眉入鬓,颜色如渐渐晕开的徽州墨。


 


 


我拿着螺子黛,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只好作添补状,东划拉几下西划拉几下,笑他,


 


 


 


“人家是‘蛾眉如新桂’,你呢,怕不是‘英眉似吴钩’罢!”


 


 


 


“吴钩有什么不好的,能得张敞画眉也就别无他求了。”


 


 


 


他贴我贴得极近,笑意绵绵,纤长睫毛不免轻轻柔柔扫过我腕关,麻麻痒痒的,像是羽毛。


 


 


 


“好了。”我描完最后一笔,搁下螺子黛。


 


 


 


他闻言缓缓站起,踱步到衣橱边上的穿衣镜前打量,仿佛十分满意似的,转身来征求我意见,笑问,


 




“如何,好看么?”


 


 


 


他眸子清冽可鉴,温凉溪流之下,还暗暗隐藏了一点期待夸赞的小小雀跃。


 


 




总是黛眉春衫薄,伊人娇柔俏。


 


 


我在这里已是强忍着缄口不言,实则心尖上醉成一片酴醾的绯红,再也顾不上什么别的了,开口问,


 


 




“我能亲亲你么?”


 


 




伊人骤然笑了,眸子里依稀春深花暖,张开怀抱,带的腕上银饰轻轻一响,冲我道,


 




“来。”


 


 


中元夜,灯会宵,月正明。


 


 


平日和虹猫一起在街上闲逛,偶然也要避避嫌,隔着一段距离不能牵手。但如今他作女儿的打扮,我同他站在一处,外人看来不过是闺阁女儿结伴赏灯。


 


 


虽然其中一位姑娘很明显地身量高挑,胸前一马平川。但实在因为脸生得太过貌美,于是这些不合常理地就自然而然忽略过去了。


 


 


街巷灯火明灭,平日静谧的樟木小楼也挂出灯笼三两盏,纵然夜色如墨,掩映在浓浓淡淡、层层叠叠的光晕里,竟也被染了颜色。


 


 


我今晚心情尤其好,好得像是炎夏里虹猫把最后一块冰镇的拔丝雪梨夹进我碟里。这个时候,顾不上他穿的都是一寸料子一寸金的缂丝,只是死死抱着他不撒手,仿佛下一瞬这个大美人就要变作一只蝴蝶羽化而去似的。


 




“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漂亮!”我笑道。


 




虹猫莞尔,俯身一揉我发旋,夏夜里灯笼流丽,他好看的侧脸被衬得微微发亮,


 




“这话你今天都不知道说了几回了。”


 




很显然的,他已经习惯了这身装束,之前走路的时候还难免踉跄几下,如今步子却迈得比我还稳了。


 


 


 


打闹了半日,他要去逛纸张颜料的摊子,我却惦记着各色小吃,于是就此分开,约了半盏茶以后再会和。


 






清凉夜风裹挟上身,我手里把着素签纱糖,被甜腻的糖汁溢了嘴角。正打算买甘草雪凉水冲冲嗓子,就看见那卖雪水的摊子跟前还另有一个不甚显眼的摊子。


 




我一眼盯住那簇在月下微微反光的纸,走上去。


 




“这个洒金的纸怎么卖?”


 






问的却不是我,有只手和我近乎是同时放在了那簇纸上。


 




大抵是觉出不对,那只手的主人收回手,道了声,


 




“在下唐突。”


 




我定睛一看,才发觉那是个挺俊秀的蓝衣公子哥,一身养尊处优的气派,手里拿把山水画的折扇。


 






我笑了笑,“无妨,既然是公子先到的,这叠纸就让给公子吧。”


 






我言罢便转身欲离去,谁知那家伙却又开口,


 






“姑娘留步!”


 






我回身,“何事?”


 






蓝衣公子笑吟吟地躬了躬身,“君子成人之美,既然姑娘喜欢,不妨让给姑娘。”


 






我一想,你让给我吃亏的是你自己,再说虹猫肯定喜欢这东西,于是点头道声,“多谢了。”


 






他见我道谢,反而被助长气焰似的,道,“姑娘喜欢画画?”


 






我没作声。


 






“在下略通画画,可否请姑娘指点一二?”


 






我还是没作声,转身问那摊主,“这洒金纸怎么卖?”


 






“姑娘好眼力,这可是咱这儿最好的纸,嘿嘿,自然贵了点……”


 






我不大喜欢那蓝衣公子的笑,不愿多留,眼见摊主滔滔不绝,便干脆利索地冲他一挥手,“别管多少钱,全要了,麻烦给我包起来。”


 






“姑娘……”


 






我就快被烦的一掌把他推出去的时候,就听耳后有人叫我。


 






“蓝兔。”


 






这声音就算化成灰了我也认得,连忙见了救星似的抱住他,“你总算来了……”


 






方才还衣冠楚楚的蓝衣公子一见面前两个红妆佳人亲昵相拥,登时花容失色,话都说不利索了,结结巴巴道,






“你们…你们…磨…镜?”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虹猫已然腾出一手揽住我脖子,在我嘴角印下一吻。


 






“你下回别吃那签子糖,甜死了。”


 






他冲我无奈地一蹙眉,指尖抹去他唇角方才吻我沾上的糖屑。






尔后,他转向那人,眼底风流得意尽现,“对,就是磨镜了,如何?”


 






“在下……在下失察,冒犯了二位…二位姑娘…”


 






眼见那家伙连扇子都顾不上拿就溜了,虹猫不由得一笑,道,“什么人,清平世界还想着勾搭小姑娘。”


 






我从摊主手里接过包好的纸,嗔道,“还不是为了给你买这个,不然我早一掌打他出去了,还容得下他在那儿三三四四的!”


 






“不过……”我顿了顿,忍笑,“你被那家伙认成磨镜也不在乎?”


 






虹猫挑了挑眉,坦然道,“我和他素不相识,磨镜就磨镜,有什么相干。”


 






他言罢,倒是想起什么似的,将方才买下的颜料递在我手里,自腰际取出香袋。






 


香袋这种东西,闺阁女儿家常佩,我惦记虹猫今天第一次穿女装,各色东西还是给他配全了好,于是专门取了一个全新的绣鸳鸯并蒂莲的给他,里头还塞了不少薄荷和沉水香。


 






但此刻,那绣工精致的香袋里的香料已然空空,取而代之的是一团淡淡荧光。


 






他眸子晶亮,笑意蔓上眼角眉梢,偶一瞬间仿佛看见了那个之前在山间溪上纵情自在的少年。


 






“我买颜料的时候,这小家伙就停在我手上了。本来,今年入夏我就打算给你捉些萤火虫来的,一直下雨也没顾上,如今正好撞见,虽然只有一只,也当给你取乐了。”


 






他说完,松开香袋束口,那团闪着荧光的小东西很快爬出来。大抵还没摸清状况,跌跌撞撞飞到我手上,身上的小灯笼划出一道淡色剔透的萤光。


 






我用长指甲轻轻戳了它几下,它便蓦的苏醒,煽动翅膀,当空飞去。月色溶溶如一触即碎的薄冰,那流萤的光很快湮灭在比它更胜的华泽里。


 






即便如此,我却觉得我身侧之人,光芒比月色还要更甚几分。


 






“你傻不傻,”我笑道,“我那沉香不比这虫子贵了几百倍去。”


 




他指头在我额前轻轻一弹,温言,“你既说我傻,那你笑什么。”


 






我压抑着上扬的嘴角,“我是笑你傻!”


 






虹猫狡黠道,“那些文人说,肯爱千金轻一笑。如今你既然笑了,不管是笑我傻还是什么,我都把千金赚到手了,你说说,千金能买你多少两的沉香了?”


 


 


我再绷不住,只怕再忍笑意就从我眼睛里漫出来了, 边抿唇,边把东西往他手里一塞,踮脚一跳挂住他脖子。


 




“你不傻,你是世上最好的人!”


 






骤然就想起之前七夕那日,暖烟打趣我,“宫主,怎么不和少侠过七夕呢。”






 


我当时的回答当真是应景。


 






——我是这么说的,“过什么七夕,我同他在一处,天天都是七夕。”


 


 


回去的时候已交了亥时。


 






想要避开各种宫人的耳目,又带着打扮成那样的虹猫溜进来,实在是件难事,但好在幸不辱命,还是安安全全地进了我的房门。







虹猫从桌上拿了杯茶,仰脖一灌。喝得急了些,有一缕从嘴角淌下来。他倒是不介怀,指腹在嘴角极其暧昧的一揩。



我看了他那副若有若无的撩人劲儿,心底陡然猛挑了一下。面上竭力挂着正经肃然,谁知刚走到桌边预备端茶,手却冒冒失失地碰倒了杯子。



虹猫不禁嗤的一笑。



他坐在椅上,裙下双腿闲适地搭着,唇边的笑意若隐若现,风流从眼底一直蜿蜒上眉梢。






我最受不了他这么瞧着我。一双平日里最冷静端方的眸子却雾蒙蒙一片湿润,仿佛无底深潭的漩涡逆流,将什么理智、从容、仪典都吸进去了。



我缓了一口气,喊,“来人。”



外头的宫女进来,躬身,“宫主。”



我定了定神,忍住口干舌燥,两只手揉着太阳穴,道,



“将里屋和外间的门都关上,今晚不用值夜,都回去歇着。”






门扇几声轻响,门都被从外头关上了。我打算插上门闩,却又懒得再多跑哪怕一步,便顺手抄起将旁边架子冰魄朝门口一抛,直直架在门闩之上。






虹猫静静望着我,睫毛闪了闪,缓声,






“你做什么?”






我没搭理他,或者我那个时候脑子里根本就是一团浆糊,没把他说的什么话听进去。






 


之后想一想,他定然是在我眸光恍惚的时候就一眼看透我了,后面种种不过演戏,为得就是直接勾我上去。






 


这家伙,心真是黑得要命。


 






后话且按下不提,只说当时。我约摸是用了轻功,三步并作两步掠到他坐的剔红漆高背椅跟前,虹猫被我莫名的动作一惊,身子朝后一缩直直陷进椅子里。






我一手撑着椅背,另一手挑起他软香生腻的下颌,俯身下去。






虹猫大抵被我今日的样子骇了一跳,手猛的打上我腰际,却被我腾出一只手牢牢攥住,他毫无借力之处,力气也就散了。


 






他的牙关起先牢牢合着,好在我耐心,来回摩挲了几次,他便溃不成军。唇齿相接处,连喘息都染上暧昧的绯色。






他唇色是娇艳欲滴的鲜红,鬓发慵懒微松,襦裙被我无意识里扯得将褪不褪,露出胸前风光一片,胸脯还在微微地起伏。






我已然头晕目眩,脑子烧成沸水开锅,发觉自己脚底软成了一团棉花,站着都成问题。






我心下暗骂自己不争气,不过亲了亲就脚软得站不住了。






正在懊恼,只觉世界整个儿的天旋地转了一下,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打横抱起来了。






虹猫居高临下,眸子里方才的暧昧迷离一驱而散,勾了勾唇。






“你……”



我正要开口 ,却被他直直堵回来。






“玩够了没?”






他抱着我拔脚就往床榻那边走,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上当了,虽是被他箍着使不上力气,却仍扑腾着想要挣脱。


 






虹猫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冲我笑道,“你再动,我点了你的穴。”


 




 


我在那笑意背后读出些不明意味,连忙缩着不敢再动了。


 





他将我放倒在床上,一手拆了他发髻上的白玉簪,乌发应声而落。然后落下的便是细雨般温和的吻。






 


 “有几日了……”他在我颈间哑声。





“什么…有几日?”我神志不清地问






“你自己晓得。”






他素手在我衣裳上穿梭来去,毫无当初的生涩之感,只寥寥两下,便唰得一声将裙子解了。解完我的,又去解他的。手来回几次,竟然比解我的裙子还要快。


 






我心里暗骂一声这厮天天不学好,就见他指尖一挑那罗裙,一股带着力道的劲风登时送那两条罗裙飘在不远处的地下。


 






他的裙子鲜红妩媚,烈烈如火,和我的水色襦裙交缠在一团,兀自生出些旖旎缱绻的春色。






我把持着我最后一分清醒,双臂环抱护住胸前。



虹猫笑了笑,慢条斯理,俯身贴在我耳边,含住耳垂,轻轻吹了一口温热的气。



全军覆没。






------------------------------


——“我能亲亲你么?”


——“来。”





HistoricalPics:

“氛围”
- 最近,美国的创意设计工作室Pneuhaus使用充气织物制作了一个沉浸式的光线体验装置,移动的日光透过织物缝隙和内部雾气形成质量光,使观赏者有触摸光线和参与光影变化的感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特别有自知之明了小少侠

爆炸啊啊啊啊啊啊 存!!!!

大桔大利:

刚刚不小心发错了重发!【土下座】


依旧是自设的暗香正太x暗香成男一些日常条漫摸鱼XD


是之前传得很火的看全脸就要以身相许梗!当初我第一次从基友口中听到这个话题时吓得我天天打坐盯着八卦瞧,结果根本就什么都没有看到
【摔】


p5是自家设定的一些添加XD


 

😭😭😭😭😭😭酿总开仓啦呜呜呜呜

燃烧原野:

#船马  《幸运日》

预警:魅魔paro        

分级:R18

页数:30P

*简介:安迷修几乎就要以为这的确是个幸运日了,但谁能想到,就连这幸运都是倒大霉的一部分。


前四页预览,后篇在线地址:

老铁,可爱纯洁的小狮几大战卑鄙邪恶的魅魔,了解一下。(要脸吗

P2

P3

P4

P5

P6

P7

我觉得这个故事的发展大家应该绝对想不到(爆笑

履行一下2017网盘之约,说到做到,我就是这样的纯爷们。

为了赶上百日画了30P真的活活把我累死……大家好好看图,多余的话不要讲,顺便许愿今年有好多长篇连载,连载里面还有很多剧情车可以看!

百日雷安我做收关大将啦!大家开心吗?原本是情人节快乐的,但是现在变成新年快乐也不错?平时发图大家总是大喊过年了,这回是真的意义的过年了(爆笑


那么给大家拜个早年啦!

愿天下冤家对头终成眷属^_^。


来吧,上我的AE86,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风一样的速度。

(PS:本篇种族设定的灵感出自水星老师的文☆)


读然老师的那篇饮料贵公子!!!
找到了属于格瑞的牛奶!!!!
@德育处朗读大师 斗胆艾特老师
发了信息才发现老福特发不了图 蓝瘦
开心到石乐志。゚(゚´Д`゚)゚。

【安雷】谈一谈哥的凹凸高中生涯⑦

码了✧٩(ˊωˋ*)و✧

鱼 虫 毛:

前文:



※真的结束了




※本文预警※


  ※轻微粗口


  ※单口相声


  ※巨大信息量


  ※猛然结束预警!


  ※有刀?我也不知道有没有ummm…


  ※满场高能!我跑了!


【分享】谈一谈哥的凹凸中学生涯




凹凸区第七中学吧        只看楼主






七中一哥(楼主)(567L)




一群哈哈哈哈哈哈的,闭嘴了!!




啊,看你们那么开心的,那么给你们讲点不那么开心的事吧……




等等,不是因为我坏啊,正好也有人问了,就顺便讲讲,反正都过去了嘛,不过我知道的也不太多就是了






七中一哥(楼主)(582L)




不要那么紧张啊!问号都刷了半个板面了!冷静一点!都过去了,过去了!




呃,大概吧……




嘛,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吧




和我同期的学生或者当时在一个校园里的学弟学妹学长学姐应该都是知道的,因为那一次的确是引起了很大的骚动,几乎是整个学校都在问发生了什么,毕竟是关乎学校两大男神?哥当时也莫名其妙的被波及了




哇,当时还有人以为,是我看不惯安哥所以把他给绑票走了!我特么……!




等等,跑题了




不过已经暴露了嘛,没错这件事和你们的好好学生,好好学长安迷修有关。




当时安哥他翘课旷课,宛如辍学的消失了三个月——




他失踪了






七中一哥(楼主)(593L)




而且最先发现这件事的,按照时间来算其实还真的不是雷哥,这件事发生的那天天气不怎么样,很糟糕,一副要下雨又下不下来的样子,整个天阴沉沉的,空气闷的不得了,特别让人犯困。然后那天我们班日常到挺早的一个妹子很惊奇的发现,我们班门锁着。




……这可是…!大新闻哎!




要知道日常安班长绝对是第一个到的,他就是有时候早间犯困也绝不会晚到,然后因为安班长这个来得早的特质,所以钥匙也就一直在安班长手上,开门当然也一直是安班长来。




总的来说这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我们一次都没见过他迟到,那天突然特例非常让人惊奇了好吗!?




不过惊奇归惊奇,谁也没往出事了那方面想,毕竟昨天晚上晚自习安班长还特别亢奋的整理了一大串早自读,完全不知道他想干嘛。。。




然后那个妹儿就和她发小,也就是我哥们了,一起待着外面边啃早餐边聊天边等安班长,结果当时到了正常的开门时间安班长都没到,当时已经是来了一堆人了,一起惊奇不相信安班长晚来。




最后终于,这群家伙站不住了,决定选出一个人差遣他去门卫室拿备用钥匙,哥那时候正好是保洁区打扫完(我是早上先打扫再去班级的)遇到了拿钥匙的那家伙,看着他问门卫备用钥匙当时就觉得不对把他拎过来问了问,然后知道了这巴拉巴拉一大堆前因后果




不过反正安班长和雷哥住一起,就是迟到了和老师一起入校也不会扣班级分嘛,而且人无完人,睡过头还是蛮能理解的,哥当时还想:哇安班长居然还会有如此“凡人”的一面~




……




好吧,老实话其实我当时完全是在幸灾乐祸,想着安哥是不是晚上偷牛去了哦,所以今天起这么晚




我当时单纯是认为安哥睡过了来晚了。




结果直到第一节课一大半安哥都没有出现???这四舍五入已经算是旷课了吧???




然后那节课当时我们全班都上到昏昏欲睡,死气沉沉(天气原因),哥点着头快进入梦乡的时候,雷哥“哐————”的一声砸门进来了




卧槽真的是砸门,吓得我一下子跳起来撞到前面昂头睡的那家伙后脑勺又摔回去。妈的疼死了!雷哥突然来的这么一下,声音大得讲课老师都差点被震下讲台去,一屋子半睡半醒的全给他震精神了




然后等我摸着头准备昂头调侃雷哥时,哇天呐当时的雷哥……一看就,就是超级匆忙超级着急的跑过来的,整个人显得很…毛躁?他头发乱翘着,穿的是衬衫,也没有扣好扣子,露了大片锁骨,上面还有好多红印,青青紫紫一大片。然后当时雷哥整个人就给人好危险,眼神像发怒的猛兽,声音哑的就像恶魔似的问我们:安迷修呢




其实雷哥主要是瞪我,谁叫我是安迷修班长同桌哦,我被吓得猛摇头说今天早上就没看见过班长,一直到现在班长还没来!然后雷哥就咋了一下舌果断转身出去了,什么也没说




雷哥出门之后瞬间班级里就炸锅了,有人一声尖叫,一语惊醒梦中人:卧槽雷总在找安哥那安哥是不是失踪了!?




腿快的一听“唰”一下就窜出去要找雷哥问,结果不过多久就气喘吁吁的跑回来说没追上,雷哥不见了,当时走廊同学说雷哥直接是翻着楼梯扶手下去的……超急……




然后我们留着的一堆人突然有人很欲言又止得说雷哥那脖子身上青青紫紫的是不是那啥,声音也哑的不成样子有点像纵……然后那家伙就被他女朋友给了个直拳。。。




还有人迷之接上说雷哥那种级别是什么?和打架似的,床上打架??




虽然没搞懂但是这块地没人敢打雷哥的,没人敢的,不存在的




不过说起来我总觉得雷哥状态怪怪的,就是对安迷修班长不见了这件事他感觉很生气?好像这事有什么隐情似的,当时我们就打电话去找了佩利大哥,最后还莫名其妙联系到了雷哥弟弟




然后,哇,现在他应该是今年毕业还是咋滴?就是你们的卡米尔学长,不过人家好像也就是象征性的上一下学,后面准备出国了好像,因为亲人在那边……




当时你们的卡米尔学长就说了句我知道了,然后还…好心的提醒了我们雷哥不在的时候好好上课………




…………当时我们完全没搞懂为什么雷哥会不在,你们要懂高中,特别是高二高三班主任还是很重要的,尤其是临近高三




结果最后卡米尔真的是提醒对了。雷哥那天后再也没来上课,我们等了一两节课他都没来,我们后面才后知后觉意识到雷哥和安迷修班长一起消失了。






七中一哥(楼主)(627L)




这个…他们俩失踪去干啥了我还,真的不知道,不过整件事来说好像也不算完全不知道吧,其实我和安迷修班长还通过一次话,然后也乱七八糟的知道了一堆




这件事根本来说,就和安迷修班长的女友有关,前面也说什么安班长是什么什么世家,反正我没听懂,简单来说就是什么传统影响,安班长爸妈不愿意让他和他女友在一起,原因不明,我也没见过他女友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他女友好像比他年龄大?不过也没大几岁啊我记得?迷的很…




然后,好像是,安班长是,自愿回去的!那天晚自习他整理那么多早读因为他根本就知道自己会离开一段时间。不过说起来安班长女友和雷哥有啥关系吗?佩利大哥讲雷哥直接找到了安班长在这边的家族院落(这是这么形容的吗?)赶过去了,雷哥好像挺生气,大概是不认同安迷修班长的做法吧?




然后他们就,消失了几个月。。




不过帕洛斯老大讲雷哥这边家里人也不许雷哥和他恋人在一起的,多问问,帕洛斯老大也不愿意讲了,就一直笑。这是什么情况??雷总安哥这是难兄难弟吗?






七中一哥(楼主)(632L)




为什么一堆人说我迟钝??神特么他们俩是互相出柜?出柜是指他们俩在一起的意思吗??这种操作??要是这样的话,那不是很糟糕吗??雷哥那边还好,帕洛斯老大也说雷哥家的人管不了雷哥,哇,要是他们俩在一起,那安迷修班长那边问题大了。哇靠,你想想你作为全家继承血脉的期望在临近高三左右不但谈了恋爱,对方还是个男人?我的天?这要被爸妈打断腿的吧!!






七中一哥(楼主)(647L)




哇,还奶他们俩是因为在一起所以才……一起失踪的吗?不是吧,别啊,我的天,一点都不想被你们奶中,不要啊,擦,真的好可怕……






七中一哥(楼主)(653L)




还有问为什么可怕的??首先安迷修班长是整个家族的单传,单传明白吗?是要传宗接代延续血脉的,这时候他要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卧槽,他爸妈不得气死???要不然他放弃爱人选择父母,要不然放弃父母选择爱人,还要我继续说吗,根本没有好结局啊?!不管选谁一个背叛爱情一个背叛亲情。






七中一哥(楼主)(664L)




啊啊,我和安迷修班长的谈话内容啊,通话的那次真的是无意中联系上的,一开始接的人我不认识,听起来偏中年男性,他一听我是安班长同学还是同桌,就让我劝劝安哥,我特么劝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就,问问安哥最近怎么样了,然后我滴天呐,安哥当时好…我不知道怎么描述!好特么吓人哦!听到是我那个沉闷的声音是解除了,但是他整个人就,听起来非常疲惫,吓得我瑟瑟发抖…大概谈话是类似于这种




“班长你在哪?”


“家里”


“……呃,那你为什么不来上课了?”


“我暂时都不会回去了”


“……”


“……”


死一般的沉默之后安哥就,向我断断续续说了点话




“很简单的家庭问题,我父母不让我和我爱人在一起”


“……为啥啊?她不够优秀?”


“没有,这件事我父母太死脑筋了,不过我也太不孝了。”


“啊?”


“我总觉得一哥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的确没搞懂什么情况”




然后你们安哥轻笑了一下,说“那挺好的。”




我是没搞懂他为什么笑……




然后你们安哥就断断续续讲了他女友




“……在我回家之前,也就是我父母这边的时候,我和我对象说了要回去一趟”




“他挺生气的,怎么说,他觉得我太自主,太瞻前顾后,我说这是我必须要担的责任,我不光是你的恋人,我还是我父母的孩子,独生子。……一哥你懂吗。”




嘛,哥一想,因为哥也在独子嘛,单传,完全理解父母这种挑对象异常刁钻的情况




然后安哥长叹一口气,听起来好像打起点精神了,啊,我感觉他压力好大哦……




然后我还是犹犹豫豫说雷哥在他不见那天也不见了…然后,你们雷总的确在安哥那边……




安哥当时说:“我知道,他在我这里,但是我现在见不到他。”




然后死一般的沉默完美的死了……最后我们随便扯了干巴巴的几句话就挂电话了,哥再打就打不通了。






七中一哥(楼主)(672L)




卧槽你们不要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啊???最后怎么样?我都说过去了,他们俩当然都是回来了啊!?安哥当时回来精神比电话里好了很多,虽然感觉他挺累的,但是好像心情不错,一问居然是几个月没回家大扫除工作量太大了……




哇,当时雷总没来上课时你们都不知道我们班怎么过来的,帕洛斯老大来帮忙带过课……真的是,欲言又止…当时我们完全是被黑恶势力奴役的无辜平民。




至于雷哥嘛,雷哥其实应该算是在安哥之后回来的,因为他们一起回来了一次之后雷哥因为家里有事又断断续续消失了几次,不过还好有安哥在,而且他们俩又住一起住回去了,所以我们日常还可以知道雷总的行踪






七中一哥(楼主)(682L)




哇,不要问了啊,具体怎么样我真的不知道,还有那些分析的……什么他们俩前面有说过对象是对方吗?没有吧?卧槽你们不要吓我?什么叫我情商有问题???不,我不信!




不过一个好消息他们俩也快到了,没错哥现在在母校hhhh,雷总安哥这次是学校的特邀嘉宾来着,开学你们可以看到他们。




不过今天是我们整个班独属的高中聚会啦!我们全部到齐了!来学校集合也算是看看母校,哎呀…仔细一想我这一届都毕业几年了?雷哥后面又教了差不多一届教了三年,就不教了来着?应该算请假,因为去了趟国外,但是他还是挂在这里的教师啦,既然回来了,谁知道这次哪个班会幸运到被他教。




啊!我先离开一下!哎呦他们终于来了,我去准备接他们!!






……




…………




………………




……………………




“喂安迷修你好了没有”




“来了来了”




安迷修抱歉的和面前的中年妇女笑了笑,然后小步跑回恋人身边。




他们比预计的时间稍微晚了一点,安迷修也没料到会遇到熟人,还是当时同班同学的母亲,已经有些皱纹的阿姨热情的拉住他问他现在有没有心上人。安迷修笑了,这群阿姨对着他永远都是这个问题,受欢迎的安班长无奈得伸出左手,无名指上简约朴素的钻戒明晃晃的昭告着事实




“抱歉了,我已经结婚了”




阿姨唏嘘着像是揶揄自己儿子一般和安迷修套起了他另一半的家底。




结果安迷修倒是莫名其妙大方起来一一回答




“嗯,他很好,十分漂亮,是大美人”




“是的比我大几岁”




“哈哈哈他其实比我高”




“嗯?没事的那点距离大家都看不出来啦,而且我真的不算高了,他腿特别长”




“婚礼高跟鞋啊,他挺体贴我穿的平鞋”




“啊,高跟鞋,其实我老婆他平常不穿高跟鞋的”安迷修看了眼雷狮,目光交汇,随后他意有所指得瞄了瞄雷狮的鞋子,“但是他喜欢穿增高鞋”




这句话正好被雷狮听个正着,不,倒不如说雷狮一直听着,于是雷狮充满威胁得瞪了安迷修一眼,只是嘴角带笑使他这个眼神毫无杀伤力,随后雷狮装作不耐烦的吐槽安迷修还要聊多久




被他一“召唤”,一身休闲装的男人跟对面的熟人说完抱歉马上小跑过来乖乖的站定在雷狮身侧,还异常顺手的拉过自己恋人的手,十指相扣




【也不知道原先是谁说不要太过显眼】




雷狮没忍住小小的翻了个白眼,就是怎么也藏不住嘴角的笑,然后被牵着的手用了点劲回握回去,换来安迷修一个疑惑的表情。




雷狮摇摇头表示没什么,相扣的手掌修长有力,甚至还有一层薄茧,度过了少年期成长的青涩,雷狮满意的看到安迷修就如他所猜想的一样,变成一个更加温柔成熟但不懦弱的好男人。




当然相对的雷狮觉得自己快向小女人好太太发展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如果自己是女人的话一定是个“坏女人”,毕竟安迷修“成为男人”这一点还是当时的自己一时兴起让某个以为自己是乖狗狗的小狼崽开了荤。




日子还很长。




“快到了,准备好了吗”安迷修突然打断雷狮的思考,他远远的就看到一堆聚在一起的熟悉面孔,而且已经有人发现他们开始向他挥手了,安迷修笑着和身边的人咬耳朵,“要看到同学们了哦,雷狮老师。”




“别废话了”雷狮干脆的亲了口近在咫尺的某人的脸颊,“快点吧安迷修班长。”




……………………




………………




…………




……






七中一哥(楼主)(752L)




卧槽!!!!????卧槽!!!!?????




卧槽!?!?!???!?!?




我他妈等等???!!?妈的今天???!靠!???!你们雷总和安哥是手牵手十指相扣的过来的!?!?然后????




他妈他们说悄悄话的时候雷总还亲了安哥的脸???wtf!?!?!我直接给吓到后面来摸手机疯狂打字!!!!啊????等等!?!?!?什么情况????!?!??为什么大家看起来大多都一脸理所当然!???啊????




一哥情商为负 回复 七中一哥 :我都看不下去了,他妈的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一哥你都扒这么多了!?你他妈看不出来他们俩早在一起了吗!!??




七中一哥 回复 一哥情商为负 :……???你不要吓我!?雷总安哥不是关系很好的班主任班长关系吗!??什么??日!?我可是全心全意相信他们是纯洁的师生关系啊!!!不!!???




一哥情商为负 回复 七中一哥 :你是傻蛋,鉴定完毕,我是怎么输给你这种人的……不行我还是觉得输给你们班班长有尊严点…




七中一哥 回复 一哥情商为负 :滚吧,安哥都没把你放到过眼里好吗,他满心满眼只有雷总……




七中一哥 回复 一哥情商为负 :卧槽 所以那时候他们俩一起失踪果然是因为安哥爸妈不让他们俩在一起哦!?wtf??不行虽然有预感但我还是好难接受啊我日!这个冲击对于我这个直男实在是太大了我操我好难接受!!!??




一哥情商为负 回复 七中一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不要我给你分析分析啊?




一哥情商为负 回复 七中一哥 :一哥?




一哥情商为负 回复 七中一哥 :一哥??




一哥情商为负 回复 七中一哥 :一哥????






七中一哥(楼主)(821L)




好,楼上那个楼中楼你先停一下,我已经信了,不要再说了




然后我告诉你们,你们安哥雷总这一年出去国外是结了婚度了蜜月,哎,这次他们回来只是象征性的办一下婚宴




……




懂我的意思吗?我拿到请帖了,那么问题来了!包多少份子钱比较好…?




还,还有……男人真的可以生孩子了吗?










————END————




最后一句我也,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继承血脉,这一点,按照孝顺来说,对安迷修来说真的是挺重要的,先道歉,因为预警完全没有生子选项,但是我内心莫名已经把雷狮老大往怀孕那个温柔画风推了……(淦




如果说要个属于他们俩的孩子的话,是雷狮老大提出来的,安迷修选择了和他在一起,雷狮也是因为爱安迷修所以想要个孩子??哇,我不知道怎么解释!!!爱情结晶大概是两个相爱的人水到渠成追求的吧!



【安雷】年长罪行记录

这这这太甜了😭😭!!!!又车又甜(捂脸爆哭 先炸为敬呜呜呜呜😭😭😭

绿萝卜呀红芹菜: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今天被官方提醒了雷狮也是弟弟役,是小的那个!


OOC架空,年上,啊18。


我明天有专业课小测,我还在这里摸鱼,我可能不要命了吧。


 


点此看安迷修开车裆部特写



原创+翻译+推文整理

URURU:

粮食向=非CP。XX中心=无CP。


请勿催更,含“带卡停车场”标签的文章请勿转载。


 ————原创————


连载中:


【带卡】鱼游入深海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带卡】天降之物 01 02 03 04 05


【卡卡西中心】黑鸢 01 02 03 04 05 06 07


【佐+卡·粮食向】Vice Versa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带卡】饲虎 01 02 03 04 05 06 外章 07


短篇合集:


【带土中心】逐梦者 #1


【鸣+卡·粮食向】狐狸与猎犬 #1-1 #1-2 #1-3 #2


【历代火影/七班】心火相传 #1 #2


已完结:


【带卡】不归乡 01


【带卡】心照不宣 01


【带卡】入埃及记 01 02 03 04


【七班中心】明灯之影 01 02 03 04


【带卡/七班】失忆症 01


【带卡】最后的二十四小时 01


【带卡】亡者的自白书 01


【带卡】没有麦田的稻草人 目录及各章节链接


【带卡】关于晓乐队主唱的二三事 01 02 03 04 05 05.5 06


【带卡】英雄已死 01


【带卡】宇智波的赠礼 01


【带卡】带土成为火影的日子 01


【带卡】地狱之光 01 02 03  


【带卡】黎明之前 01 02 03


【带卡】千鸟的绝响 01 


【带卡】催眠 01


【三忍/旗木父子】独活 01


【卡卡西中心】生前身后 目录及各章节链接


【卡+鸣·粮食向】面具 01 02 03


【七班中心】与过去相遇 01 02 03


【四+卡·粮食向】后日谈 01 02 03


————译文————


授权集合


连载中:


【七班中心】枕席难安 目录及各章节链接


完结:


【七班/水门班】活下去的三个理由 01 02 03 04 05


【卡+鸣·粮食向】休息于寂静之夜 01 02 03 04 05 06


【卡卡西中心】命运的隐星 目录及各章节链接


【带卡】临界点 01 


【带+卡·粮食向】幽灵 01 02 03


【带卡】流血的世界 01


【带卡】垂死之时 01 02 03


【带卡】跟踪者 01 02 03 04


————推文————


【推文两则】神无毗桥之战的另一种结局


【推文】水门班中心,无cp,时间旅行


300粉的推文福利


200粉的推文福利


HP和火影的crossover推文